P2P大退潮:CEO锒铛入狱 收割者悄然入场|P2P|互联网金融


发表时间: 2019-06-29 12:36:03 浏览量: 28 文章来源: 互联综合


  互金政策宽松的号角吹响,6600多艘船只载满野心家和淘金者,一夜间全部启航,所有人都希望在彼岸找到黄金。


  有人见势头不对马上弃船逃生,有人依旧对彼岸充满幻想拼尽最后一口气挣扎,还有一群人进场开始收割。


  曾经炫耀的资本如今成了被人取笑的谈资。一位位损失惨重的投资人,在贴吧里攻击起吴凡的母校清华。


  「也许在打工吧。」吴凡曾经最得力的助手张健猜测吴凡目前的生存状况。如今张健已经跳槽到另外一家P2P公司,继续做着相似的工作。


  张健实在难以相信,这个曾在读博期间就已靠创业赚到数百万的偶像,会走打工还钱如此憋屈的这一步。


  2016年,获得C轮融资后,吴凡从6600多家P2P平台中杀出一条血路,一举冲到行业Top10。名声和荣耀接踵而至,吴凡很快在业内名声大噪。


  一开始,面对掌声和荣誉,吴凡还颇为新鲜。他会拿着自己上杂志的照片跟身边的朋友炫耀:「你看,我也上杂志了。」后来上得多了,张健说吴凡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鲜花和掌声背后,吴凡和所有苦逼的创业者一样,为了事业没日没夜的拼命。在吴凡的拼杀下,公司从最初的二十多人急速发展到一百多人,办公区也从原来的开放工位,搬到了豪华的甲级写字楼。


  风口大,来钱快,跟所有沉醉在互金巅峰时期的创业者一样,吴凡们习惯了上坡,对于突如其来的风口消亡,他们都没做好准备。


  P2P的好日子,说到底是乘着普惠金融的政策开闸起来的。但在金融这么一个强监管的领域,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总是横冲直撞的。


  管,不管是P2P还是其他互金创新,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颗雷炸了,只会引起后面一连串的反应。


  美好的记忆只停留在2018年之前。泛亚、e租宝、快鹿、中晋、钱宝……先是几颗大雷爆掉。随后,几乎每天都有平台倒闭跑路的消息传出。最多的时候,一天之内四家平台相继清盘。


  P2P平台大雷不断,投资人疯狂挤兑,借款人恶意欠款,吴凡的公司在这波浪潮中未能幸免。


  「有点突然死亡的味道」,张健叹息。现在,吴凡创办的P2P平台运营日期定格在一千多天,募集金额近200多亿,所有的标的已变成灰色。


  跟吴凡的公司一样,从行业鼎盛时期到眼下的行业冰点,已经有5800多家平台由亮转灰。


  尽管作为信息中介平台,吴凡不欠投资人一分钱,相关法规也严厉禁止P2P平台的刚兑行为。但现实却是,投资人拥有顽固的刚兑信念,借款人逾期不还钱,就得平台兜底偿债。


  暴利、淘金,向来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事。一位更早几年经历过投资人挤兑的小贷平台老板对投中网说,入狱其实是最安全的,如果在外面待着,一旦遇见赔光身价、损失惨重的投资人,那是真的有生命危险。


  也是4年前P2P最火热的时候,老王独创「零用贷」模式,面向学生、刚工作的白领们放贷,利息高昂,风控粗犷。


  零用贷平台的高管高飞,现在仍后悔自己后知后觉,应该早点做好准备。他说,自己此刻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全是因为老王独自揽下了所有的罪责。


  虽然早知避免不了这天,高飞仍然替老王感到不值。他说,他们写字楼隔壁的另一家P2P老板也进去了,但人家赚钱起码挥霍过了。


  老王呢?哪怕是高档的地方,也都没带他们潇洒过一回。高飞反复强调,老王还是想做成一番事业,不纯为赚钱。


  「规模最大的时候,公司账户随便拿出几个亿是没问题的。」提起曾经的辉煌高飞眼神放光,「那时候,投资人也很疯狂,不用怎么宣传,就把钱送来投资了。」


  高飞回忆,最疯狂的时候,曾有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受高收益蛊惑,沉迷P2P投资。两位老人看起来普普通通,却连续投了600多万。


  最痴迷的时候,两口子在老头子生病住院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听说有新的高收益产品,还把高飞公司的销售人员叫过来续投。全部All in,一分不剩,甚至没留医药费,最后销售人员给两位老人留了几千块支付医药费。


  事实上,在老王入狱的半年前,也就是行业爆雷潮频发的时候,公司亏损就极为严重。那时的老王开始逃避真实的亏损。他告诉财务人员不用上报财务数据,还跟财务副总说,自己创业是为了看赚了多少钱,而不是亏了多少钱。


  2018年8月,投之家,唐小僧等大型平台相继倒下,业内普遍猜测这是P2P领域即将消失的标志。但彼时,老王依旧不甘心,想最后再搏一把。


  高飞回忆,在平台已经产生大量逾期的情况下,老王还在继续扩张线下规模,他认为要做就做大的。


  如今,昔日的财富与荣耀都已烟消云散。整个平台独剩下高飞与另外三名工作人员,他们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准备在合规的前提下,重整旗鼓。


  高飞说,老王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们得给老王留下一丝火种,等着老王归来,东山再起。


  不管是吴凡,还是老王,他们都曾自以为是互金这个大航海时代的御风者。殊不知,潮退之后,他们不过都是政策翻云覆雨之间的一个个凡人。


  行业雷声轰鸣,阴雨密布,船长们最先沉沦,船员们也鸟作兽散,但还有那么一小撮人选择坚守。


  曾有一家名为众达朴信的研究机构对P2P行业的从业者薪资进行分析。结果显示,2014年P2P行业的薪资涨幅20.2%,2015年核心岗位薪酬涨幅则超过30%。


  另一份薪酬报告数据显示,正值P2P大火的2015年,行业总监层级年薪过百万,人力资源等职能板块总监年薪也可达到60-80万。


  「算了,提起来就烦」「越干收入越低的趋势」,一家P2P平台公关负责人徐梦叹息。


  以前用契尔氏套装,一套五六百,现在只能用考拉上99块钱的四件套,徐梦对自己的薪资走向并不满意。


  但消费降级不是最惨的,徐梦现在最担心的是裁员。「天天听到这个平台倒了那个平台倒了,心里(能)不怕吗?」徐梦认为公司裁员肯定先裁她们,「市场部门就是典型的花钱部门,行业不好,市场部门肯定是第一刀。」


  2017年,王琪任职的第二家平台爆雷时,他正好在外面跟人吃饭,这才躲过了一劫。因为王琪从事的工作涉及违规,而且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干违规的事,「如果要是被逮了的话,我的问题很大的。」


  已有过平台爆雷经历的王琪,在饭桌上收到同事通风报信,但还是坚持把饭吃完了。「没有抖,只是心慌了一下,马上就清醒过来了」。他没听同事劝告,偷偷跑回公司,第一时间想求证,看看公司是不是真的被查了。


  刚到公司楼下,王琪就看到在抓人,担心自己被发现,王琪当晚便买了回老家的车票。


  但仅过了一周,王琪就迅速返回北京了,「我跟你说,当时我特别怕会被抓回去,虽然第二周我就上班了,但是生活要继续的。」


  返回北京后,王琪又加入了一家P2P平台,待了一年他又跳了。目前,王琪又选了一家规模不大,但背景实力不错的P2P平台。


  虽然是细心挑选的,王琪仍不完全放心,他对投中网说:「你们消息比较灵通,听到风声的时候,记得告诉我,我赶紧撤。」


  如今,风口没落,一损俱损,P2P平台数量的急转直下,直接导致原本依靠P2P为生的服务机构,遭遇到致命的打击。


  王毅是一家培训机构的主管,从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他们的大金主只有一类??就是P2P平台。后来P2P行情低迷,一些原本感觉还可以的P2P平台「突然间爆了」,与王毅合作过的P2P平台「不说死了有一半,也差不多」。


  做平台舆情监测的李刚也感慨,早期合作的P2P平台客户数目直接砍半,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由于有些客户是先消费后付款,「还有好多款收不回」。


  P2P接连爆雷,雷声之下是海量的债务,如何处置这些债务,成了所有平台的痛疾。


  几次爆雷潮后,P2P投资人在得知没法拿到本金情况下,一些人开始接受债权换取实物。一些正在清退的平台则开始提供翡翠玉石折换债权,吴迪就是给这些平台供货。


  这时,吴迪们的生意机会来了。他们以低于市场的成本价批发了翡翠玉石,转手卖给P2P平台,赚取利差。


  平台规模越大,拿货越多;成本越低,赚得越多。这是吴迪对于自己商业模式的总结。


  目前,吴迪已与多家平台展开合作。随着合作伙伴的越来越多,他开始提供除翡翠玉石之外的商品,如手表、床单、被罩等实物,同时还兼职帮助平台做清退方案,债务对接等。


  按照监管要求,所有P2P平台不得私设资金池,必须进行银行存管,但平台在对接银行的过程中,对银行市场不了解,也会被蒙骗。


  吴迪称自己手握靠谱的银行资源,便利用平台与银行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干起了撮合银行与平台的资金存管业务。撮合一单,可收20万。


  「十万二十万出个方案,说真的,有水平的方案,那个都是起步价。」律师张正透露,有些已经入狱的P2P高管想要变更罪名,这是市场行情。


  「每月基本上都能增加一起。」张正手头刚刚忙完一个300多亿平台清退方案,他明显感觉到自去年8月以来,咨询清退方案的平台越来越多了。


  「一爆雷,有时候在同一个平台,好多人在问你」。P2P从业者着急是因为,平台一爆雷「有时间就要抓几十个人,甚至上百人。」


  除自身业务之外,一些收割者正在试图搭建起一条新的产业链,帮助平台「合规」,从中收取手续费。


  最近,有一些中介找到张正,求张正能不能帮他们手中的P2P平台客户出具合规方案,签字盖章,并给予一定的酬劳。


  张正拒绝了。看起来极具诱惑,但这不是门好生意,一旦平台被立案,律师也会被牵连,「通俗的讲,就是说你律师帮助人家去骗人了。」


  曾经,这个风口毫无门槛,任何人都可以踏入的淘金圣地。如今,淘金者们一番野蛮垦荒过后,监管耐心彻底被耗尽。


  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陆续面世,新风口和新赛道的话语权,正在被重新交回到正规军手里。



本新闻来自ai自动发表,侵权等来信即删 ,所有信息来自第三方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对我是否有用?



上一篇:成都至西宁将首开动车,全程最快运行时间9小时55分|快运
下一篇A股半年收官户均大赚7万 表现最好的基金大赚73.7%|公募基金




ICP备14006799号 Copyrigh ©1997-2018 新音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