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大退潮:CEO锒铛入狱 收割者悄然入场|收割者


发表时间: 2019-06-29 12:45:02 浏览量: 22 文章来源: 互联综合


  P2P风起时,所有人一夜之间乘风而起。如今风停了,坠落者饱受煎熬。互金政策宽松的号角吹响,6600多艘船只载满野心家和淘金者,一夜间全部启航,所有人都希望在彼岸找到黄金。


  在平台爆雷之前,吴凡曾身价上亿,在百度百科词条里,他是清华的博士生。平台爆雷之后,他正在经历人生的至暗时刻。


  「也许在打工吧。」吴凡曾经最得力的助手张健猜测吴凡目前的生存状况。如今张健已经跳槽到另外一家P2P公司,继续做着相似的工作。


  一开始,面对掌声和荣誉,吴凡还颇为新鲜。他会拿着自己上杂志的照片跟身边的朋友炫耀:「你看,我也上杂志了。」后来上得多了,张健说吴凡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有点突然死亡的味道」,张健叹息。现在,吴凡创办的P2P平台运营日期定格在一千多天,募集金额近200多亿,所有的标的已变成灰色。


  也是4年前P2P最火热的时候,老王独创「零用贷」模式,面向学生、刚工作的白领们放贷,利息高昂,风控粗犷。


  「规模最大的时候,公司账户随便拿出几个亿是没问题的。」提起曾经的辉煌高飞眼神放光,「那时候,投资人也很疯狂,不用怎么宣传,就把钱送来投资了。」


  「算了,提起来就烦」「越干收入越低的趋势」,一家P2P平台公关负责人徐梦叹息。


  但消费降级不是最惨的,徐梦现在最担心的是裁员。「天天听到这个平台倒了那个平台倒了,心里(能)不怕吗?」徐梦认为公司裁员肯定先裁她们,「市场部门就是典型的花钱部门,行业不好,市场部门肯定是第一刀。」


  2017年,王琪任职的第二家平台爆雷时,他正好在外面跟人吃饭,这才躲过了一劫。因为王琪从事的工作涉及违规,而且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干违规的事,「如果要是被逮了的话,我的问题很大的。」


  已有过平台爆雷经历的王琪,在饭桌上收到同事通风报信,但还是坚持把饭吃完了。「没有抖,只是心慌了一下,马上就清醒过来了」。他没听同事劝告,偷偷跑回公司,第一时间想求证,看看公司是不是真的被查了。


  但仅过了一周,王琪就迅速返回北京了,「我跟你说,当时我特别怕会被抓回去,虽然第二周我就上班了,但是生活要继续的。」


  虽然是细心挑选的,王琪仍不完全放心,他对投中网说:「你们消息比较灵通,听到风声的时候,记得告诉我,我赶紧撤。」


  王毅是一家培训机构的主管,从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他们的大金主只有一类??就是P2P平台。后来P2P行情低迷,一些原本感觉还可以的P2P平台「突然间爆了」,与王毅合作过的P2P平台「不说死了有一半,也差不多」。


  做平台舆情监测的李刚也感慨,早期合作的P2P平台客户数目直接砍半,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由于有些客户是先消费后付款,「还有好多款收不回」。


  「十万二十万出个方案,说真的,有水平的方案,那个都是起步价。」律师张正透露,有些已经入狱的P2P高管想要变更罪名,这是市场行情。


  「每月基本上都能增加一起。」张正手头刚刚忙完一个300多亿平台清退方案,他明显感觉到自去年8月以来,咨询清退方案的平台越来越多了。


  「一爆雷,有时候在同一个平台,好多人在问你」。P2P从业者着急是因为,平台一爆雷「有时间就要抓几十个人,甚至上百人。」


  除自身业务之外,一些收割者正在试图搭建起一条新的产业链,帮助平台「合规」,从中收取手续费。


  张正拒绝了。看起来极具诱惑,但这不是门好生意,一旦平台被立案,律师也会被牵连,「通俗的讲,就是说你律师帮助人家去骗人了。」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本新闻来自ai自动发表,侵权等来信即删 ,所有信息来自第三方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对我是否有用?



上一篇:围绕新经济主线 摸底上市公司需求 投行瞄准并购重组新机遇|投行
下一篇美股5月深跌6月反弹 四大板块跑赢大盘|美股




ICP备14006799号 Copyrigh ©1997-2018 新音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