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主张科技创新的未来风口


发表时间: 2019-06-29 13:23:04 浏览量: 26 文章来源: 用户投稿


  编者按/科技的发展对许多传统行业都提出了新的要求与发展,从金融行业来看,从传统金融的1.0时代,到互联网金融的2.0时代,再到现在新金融的3.0时代,科技给传统金融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朝气。如何加快传统金融业向科技金融的转变?科技金融又将带来什么样的新挑战?科技+金融的发展模式未来何去何从?


  近几年,国内金融科技的发展如火如荼。尤其是头部基金公司的探索,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整个基金行业的科技应用水平。


  嘉实基金首席技术官、董事总经理向宁宁表示,嘉实基金自成立以来,科技就是公司的生命线。「1999年,嘉实基金成立之初,业务运作就高度依赖技术平台。技术一旦出问题,公司的正常业务就无法顺利开展。20年来,嘉实持续在金融科技建设方面大力投入,搭建了基金行业内相对领先的技术平台。」


  在改变资管行业格局方面,科技力量不可小觑。向宁宁表示,从嘉实基金自身的角度来看,科技是改变一切的力量。目前国内资管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公募牌照申请也在放开,公募基金公司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打铁还需自身硬,所以我们也在思考,怎样用好科技这一武器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其实是在资管产品制造方面,弱项在直接触达零售客户方面,所以,我们必须要守住我们的核心能力??产品制造方面的能力。」通过近年来重点投入建设一体化的投资管理平台,嘉实计划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建成国内最先进的资产管理系统,通过科技全面提升组合管理、指令管理、交易管理、风险控制等与产品制造相关的核心能力。


  科技究竟能为基金公司的业务带来多少价值?在展开无限想象空间的同时,业内人士也看到了资管行业探索金融科技时面对的痛点。向宁宁坦言,如果对比海外同业的金融科技水平,国内资产管理行业在资管系统方面其实还存在很大差距。不过,他也强调,虽然有较大差距,但可能只存在于认知和实践方面,「如果大家一起努力,有希望在几年之内极大地缩小差距」。


  科技可以解决传统金融精准性、主动性、透明性、普惠性的痛点,推动传统金额更好地发展。


  具体而言,陆金所技术运营部总经理吴开剑结合陆金所几年的实践,总结了传统金融的4个痛点:


  其一,投资者管理的精准性问题。希望它能够更精准地管理投资者自己投资的能力和风险的控制能力,通过一些大数据的技术能够真实地了解投资者自己适当性的信息。


  其二,传统金融机构的主动性问题。目前传统的金融投资更多地在追寻用户有什么样的需求,机构要向用户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其实在这个过程中金融机构的作用是相当被动的。而事实上,可以利用对客户的主动了解,对产品风险的了解,为客户做好适配规则,主动提供这样的服务。


  其三,信息的公开和透明性问题。在金融投资过程中,整个周期的过程是需要公开的。监管方面需要了解交易的过程、合同是否真实;投资者方面则希望知道投资标的以及产品是否真实。甚至一些金融机构非常希望知道,用户提供的适当性信息是不是真实的,可以通过区块链的技术把这些技术全部上链,各家参与者、参与环境的人员和各家机构都可以在区块链技术上面获得所需要的信息。


  其四,金融服务的普惠性问题。而这就需要提到成本,传统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者金融机构在为用户提供金融服务的时候,更多的是线下理财师的方式,或者在线上提供产品以供用户选择。然而,这个过程相对来说成本较高,不可能向所有大众提供服务。


  那么,技术具体将如何解决上述痛点?吴开剑表示,通过大数据的技术,可以帮助传统金融公司更好地销售产品,更好地做用户的识别和产品的匹配。信息透明方面,则可以将资产信息、资管公司的财报数据、投资者承受能力等信息上传至区块链中。


  而关于普惠金融面对的成本难题,吴开剑认为,可以通过人工智能的技术,比如智能投顾这样的服务,降低向用户提供金融资产管理服务的成本,提高效率,帮助用户获得收益更高的产品组合,这正是传统金融公司的技术所不具备的。此外,科技公司还可以帮助传统金融机构做用户开发和个性化服务,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在这方面优势十分明显。


  传统中小银行在线上化转型过程中遭遇诸多痛点,限制了其以科技手段服务客户的能力。解决这一问题,需要科技类公司的赋能,但同时也需要银行自身从理念到机制的改变。


  去年以来,TOB的业务定位在金融科技领域逐渐成为关键词。有数据预测分析,中国科技企业在2025年市值有望达到40万亿~50万亿元,届时T2B2C模式将成为科技行业服务B端的利器。这也成为类似微言科技一类创业公司向银行金融机构输出金融产品设计、风控、获客等核心技术能力的行业背景。


  在微言科技合伙人杨柳看来,国内中小银行,特别是城商行、农商行,在从线下走向线上的过程中遭遇到诸多痛点:首先,技术能力弱,尚没有一支独立过硬的IT团队。一些银行可能有五六个不同的技术外包商,各种接口衔接存在很大障碍,在原有系统架构中无法实现。其次,对于零售信贷的风险识别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均不足,因此面对爆发的消费金融市场,不能很好地参与进来,如此一来有可能导致和风口失之交臂。


  对金融领域而言,业务运转的核心是资金和资产的高效匹配。服务类公司的切入点就围绕如何连接资金和资产。目前,线下还有大量金融渗透率低但需求大的场景。同时,实业做金融的成功例子仍旧比较少,企业既需要专业化金融人才但经常又畏于自建团队的高试错成本。这个时候服务类公司就存在机会。


  另一方面,应该体现在是否能帮助银行成长以及带给银行更多场景。在这个过程中,创业公司扮演技术服务角色,借助机器学习、智能风控等科技力量来帮助银行在场景中发挥最大的价值。


  不过杨柳也表示,单纯依靠科技公司去改变金融行业的现状是不太现实的,还需要依靠银行自身在发展理念、科技投入、业务架构等方面去转变。


  近期,多家基金公司和券商纷纷聘任首席信息官。相关招聘信息显示,券商首席执行官需根据公司战略和各条线业务规划,负责制定公司信息技术整体规划,并推动实施,同时需要负责公司信息化建设工作、推动科技金融应用落地,并负责组织公司信息技术体系及相关制度搭建和完善工作。


  银河证券信息技术部董事总经理王锦炎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券商「首席信息官」的责任范畴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来券商信息技术部门的业务范围,其不仅需要对信息技术领域具备深厚的积淀,同时还需要对券商各个业务线条都有很深入的了解。


  中国证券业协会日前发布的〈2018年度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情况〉显示,国内证券公司去年对信息系统的投入之和超130亿元,增幅超16%,投入力度明显加强。


  针对券商行业持续加大金融科技领域投入的现象,王锦炎认为,银河证券实际上一直对信息技术就非常重视,因为信息技术对券商各个业务线条都非常重要。王锦炎同时表示,券商对金融科技领域的投入不是「一锤子买卖」,需要持续的投入,需要积累和沉淀,也需要适应业务创新和市场监管环境。在投入上,应该与券商自身业务发展同步,或者稍稍领先。


  王锦炎以通道业务为例,分享了银河证券在金融科技对业务领域带来的变化。他指出,中国证券市场发展初期,由于交易品种单一,主要交易以通道交易为主,可以说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近年来随着ETF、两融业务、股指期货、期权等业务等产品的推出以及债券通、深港通和沪伦通的业务发展,拓宽了市场的广度和深度,培育和发展了大量机构投资者。2018年私募基金、公募基金、机构投资者已经有6万家。所以,证券公司的信息化建设如何适应市场的变化,更好地服务于机构客户,是证券公司要考虑的问题。


  王锦炎提到,近些年来,银河证券增加了在大数据方面的应用,「我们的APP产品、智能客服、量化交易平台处于行业领先,我们科技与业务是同步发展的」。银河证券近期与腾讯展开了战略合作,用数字化技术升级证券服务。而在去年,银河证券也曾和阿里展开了金融科技领域的合作。


  对于和BAT合作,王锦炎表示,互联网公司有很多明显的特点,比如说客户体验好、研发系统更开放、数据容易跨界、用户画像丰富等,通过和BAT合作,除了能够更广阔地拓宽客户渠道以外,更重要的是看中互联网公司开放的平台、跨界耦合、精准营销等,银河证券希望通过这样的合作,将互联网基因也逐渐吸收到体内,优化服务平台实现业务转型。


  金融企业对于新技术的应用,不是为了应用而应用,而是要用新技术解决经营中出现的新问题。


  弘康人寿应用研发部负责人周炳龙称,以弘康人寿为例,作为一家打破寿险行业7年盈利定律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弘康人寿在科技应用和产品创新方面,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有别于传统保险公司的道路,即不建传统个险队伍,通过自建平台及互联网电商渠道开展业务。其中,科技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具体而言,在风险防控方面,弘康人寿研发了人脸识别、OCR识别、大数据核保风控系统,以解决保险公司线上风险管控问题。同时,弘康人寿还研发了在线核保系统,以提高客户线上核保流程时效性。


  在服务方面,弘康人寿启动了all in ONLINE(全线上服务项目)、视频业务办理、线上秒退、理赔10万元以下立案赔等服务项目,全面提升线上服务客户的能力。



本新闻来自ai自动发表,侵权等来信即删 ,所有信息来自第三方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对我是否有用?



上一篇:洛可可合伙人陈兵 我们既要考虑自己能做多大更要考虑自己能活多久
下一篇公众号广告新骗局,上当受骗的都是公号运营者




ICP备14006799号 Copyrigh ©1997-2018 新音网 版权所有